无事记

咖啡闲话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留意到,印度人很少有英文名的。

之前墨尔本总部有个新来的印度程序员管自己叫“Ricky”。此举遭受到我这里项目组所有印巴人的一致蔑视和嘲笑。他们认为这家伙“忘本”了。

我们买咖啡的时候店员通常都会问名字并记下,省得和其他客人混淆。对于他们来说,准确地把我们这些没有英文名的人的名字拼对是项极大的挑战。即便你只是告诉他/她三个字母,一个一个字地念给他/她听,他/她还是会写错。

今天我们换了家新咖啡馆。轮到某印度同事买咖啡,他决定让事情简单一些。于是报名字的时候他说:“Steve”。

收银那家伙顿时脸上露出极度惊愕的表情。

为了再次欣赏这千金难求的一刻,爱尔兰同事表示明天他买单的时候他会说自已叫:“Mohammed”。

何谓所见即所得

一在美国呆过的同事说起,他有次在商店里见到一高档衬衣,售价原本应该是300美元以上,可是不知哪个捣蛋鬼将标签换成了3美元。于是同事拿着衬衣就直奔收银台。

收银员扫描条形码之后满脸疑惑地说,这价钱不对啊。

同事说,我也觉得不对,但既然上面贴着3美元,你就这按这个价卖给我吧。

收银员不能做主,于是叫来值班主管。

主管沉吟半响,说,先生,这样让我们很为难,有没有办法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同事说,好吧,20元卖给我如何?

25元?

成交!

无题

搬个家申请adsl上网,被告知需要和邻居“分割铜线”才可以开通服务。分割需要不用钱,但要等上大概4个星期,还不一定会成功(70%成功率)。 接下来这几个星期就是要过无网或者少网的日子了。

GoodLuckBadLuckWhoKnows

开会的时候说起最近和客户的种种摩擦,种种不愉快。印度佬说, 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中国老人。有一天,他养的一匹马走失了……

咖啡闲话

今天开会,项目经理说到最近的网络故障尚未被查明修复时,说,那些packets都sequentially out of order。说罢众人发呆,他自己也嘀咕,我到底在说什么啊?!

咖啡闲话

巴基斯坦人说,他当年移民澳洲,下飞机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厕所看马桶冲水后的水流,看到是旋涡方向是顺时针之后心中一块大石才落了地。

爱尔兰人说,他有个朋友,女,去沙特阿拉伯某大公司当顾问。去之前充分做好了功课,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穿什么不该穿,什么该吃什么不该吃。到之后和公司的人开会。有人提了个问题。她在回答之前习惯性地捋了捋袖子。沙特人马上报警把她给逮了。

无事记

客户公司有众多穆斯林,适逢斋月(Ramadan),客户公司正筹办活动趴以示庆祝, 自然少不了提供免费吃喝。

问题是,该趴时间定在了正午12点。

组织这活动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爱尔兰风俗考

话说这天和同事吃饭。一爱尔兰人(我老板)吃罢施施然从兜里掏出钱包,又用手指轻巧地从钱包里夹出一张名片来,接着慢条斯理用名片来剔牙。完事后他又把名片插回到钱包里,再收好钱包。嘴里还嘟囔着:正合适。

言不由衷

上周末去看房子,见到一听口音像上海人的老兄在屋子里指手画脚,又说天花板不够高,又嫌有楼梯年纪大了上下楼不方便。他说了一大通,最后总结说,这房子唯一的好处(他还非常强调这“唯一”两字),就是离公园近,晚上吃完饭可以去散步。

今晚这房子公开拍卖。这老兄一路举牌,全程参与,从90多万一直撑到104万才败下阵来。

最终价为104.5万,可是还不到屋主的底价。于是最高出价者获得与屋主协商的“权利“。他”欣然“谈了两句,径直离场走了。

-------------------------------------------

我公司最近招hadoop程序员。这天收到份来自印度的资深大数据开发者的简历,内里洋洋洒洒,基本凡是与hadoop有关的,这位高人都是通晓。我那负责这块的同事看后忧心忡忡,半开玩笑说,要是这人进公司,我就失业了。

于是同事打电话去印度进行电话面试,结果所有问题高人都是概不知晓。问急了,高人说,我不会不紧要啊,进公司你们给我培训就成。

后来我把简历找来看看,发觉他其实应该是搞数据库,只不过,在罗列大数据名词的同时还把他开发过的所有数据库项目的数据库关键字改称了大数据。

三连击

连续三晚,吃完饭之后收到(不同)系统报警信,于是要远程办公解决问题。第一晚,我知道问题在哪里,虽然platform owner也在线,但我还是直接去修复了;第二晚,我知道问题在哪里,platform owner也在线,他的连接速度比我快,于是我出主意他负责操作,耗了2小时之后最坏情况发生,整个集群崩溃, 到凌晨3点半才能恢复;第三晚,我大概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我没有远程连接的权限,只好靠电子邮件写指令给在现场的客户进行操作,说起来,这样是最轻松的……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