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X11

X11

X11

这张关于X window的漫画要linux/unix用户才能领会了。

另外title所说的Thomas Jefferson乃是独立宣言的起草人,美国第三任总统。

Subliminal

Subliminal

Subliminal

Subliminal -- adj 1. <心>阈下的,潜意识的2. 太弱或太快以至于难以觉察的

他们所讨论的是FedEx的logo,如下图:

怎么样,你找到那个隐藏的箭头了吗?

不过他所看到的只是Guy Fawkes(盖伊·福克斯,16世纪准备谋杀英国上下议会所有议员的家伙。V For Vendetta就是根据他的故事所改编。),Willie Mays则是美国著名的棒球运动员(有人认为他有史上最好的防守),还有一辆怪模怪样的战车。

Forty Fords

Harrison Ford的新片Cowboys & Aliens是他老人家第40部电影。好吧,imdb上列出了63部,不过有23部要么是电视,要么他只是跑龙套,演职员名单上找不到他名字。

于是有位Steve Murray(又名Chip Zdarsky又名Todd Diamond)特地画了以下这幅Foty Fords,看你能认出多少部来?

来自:http://www.nationalpost.com/arts/fortyfords/index.html

类似帖子:变型金刚

这时候,在芝加哥

一座26英尺高的雕塑:

地点:401 N. Michigan Avenue
作者:J. Seward Johnson,其官方网站:http://www.sewardjohnson.com/site/index.html

相关报道:Marilyn Monroe Sculpture on Michigan Ave. Causing Controversy

好汉一个半或者好汉们

TBBT第3季第7集the guitarist amplification 有下面这样的对话:

Penny: Fine. What do you want?

Sheldon: I have a few questions. First, I notice that you offer soup and a half-sandwich?

Penny: Yes.

Sheldon: Where exactly does the half-sandwich come from? Are you giving me half of someone else’s sandwich, or do I have to wait for someone else in the restaurant to order the other half?

Penny: No, no, Sheldon, they just make a half-sandwich.

路边偶遇之二

早上上班,穿过市政厅门前广场的时候老远就看见一堆穿天蓝色衣服的人,有的手拿气球,有的在派传单,还有的与路人攀谈。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商家在做促销,再一细看旁边原来还有一堆拿长枪短炮的记者围着几个穿西装的家伙。

我忽然意识到这帮家伙是自由党(Liberal)的,心想,我不会又见到Tony Abbott(联邦反对党领袖,我上次见到他是看完Inception从电影院出来,夹在他和他保镖之间乘一段极其漫长的手扶电梯下楼 ,感觉很怪异)吧?还没想完,就看见他正热情地跟某路人甲乙丙丁打招呼,他身边的应该就是代表自由党参加下月举行的新州大选的某位李先生(Lee)。我上班这个选区工党和自由党一向竞争很激烈,看来是Tony亲自出马来帮李某拉票了。

话说我朝他们一群人越走越近,正在思考有什么话要说,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今天也穿了件蓝色衣服,于是赶忙加快脚步从一侧飘过。

Update:中午时分又见到Tony一次。当时我和同事在公园锻炼完满身是汗地回办公室。经过法院对面我平常经常去买咖啡的咖啡店时同事对我说,你瞧,Tony Abbott啊。

我回头一看,果然见到他和另外一男的坐在咖啡店露天的路边座位上埋头吃饭。路上行人匆匆,一个围观群众都没有。

路边偶遇

中午下楼上街溜达。等红绿灯过马路的时候抬头一看,咦,路对面银行门口为什么有个家伙拿着台照相机?再仔细一看,还有个穿红衣服的高个女郎,周围是两三个高矮肥瘦不一的西装男。旁边的路人也有几个在驻足观望。红衣女的侧面和背影让我觉得有点眼熟,我忽然意识到原来她就是NSW的工党领袖,州长Kristina Keneally

老实说,Kristina(远远)看上去挺漂亮的,要是年轻20岁考虑去献个花。咳。

又,貌似她算是我目前亲眼见到过的最高级别的行政官员了(反对党领袖不算在内的话)。又或者应该补充一个定语”活的"。君要问死的呢,那自然是腊肉。

三去二

Bryan Cantrill之后,Adam Leventhal,DTrace三架马车中的另外一位也宣布离开Oracle(Sun)

一个星期前,Adam还在他的博客里与离开公司的Bryan道别;一个星期后,就轮到他自己了。

顺便说,Bryan离开Oracle之后加盟了云计算厂商Joyent,成为engineering部门的VP。

Have you ever kissed a girl

Bryan Cantrill,这位DTrace和Fishworks项目的核心工程师在博客上宣布离开Sun。

我看他博客有一段时间,一直把他想象成为一个矮胖的老头,事实上他是又高又瘦,三四十岁的样子。

Bryan大概本科毕业后没多久就加入了Sun,时间是1996年。很快他就干了件让他“声名远播”的事。当时在网络邮件列表中有关于linux和solaris优劣的讨论。Linux10大核心开发程序员之一的David S. Miller写了洋洋洒洒几千字褒linux贬solaris,身为Solaris Performance工程师又年轻气盛的Bryan只回了一句话:

    Have you ever kissed a girl?

David的原文以及Bryan的回信请看这里

直到2010年的今天,这件“逸事”作为sun工程师傲慢自大、与市场脱节的例证在众多技术博客上被反复提及。(事实上你也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一个调节气氛的玩笑。)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