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保战记

今天,12月1日,澳大利亚自由党领袖谭保在党内选举中以一票之差败下阵内,拱手让出党魁宝座。

事情源起执政党工党提出的减排贸易计划(ETS),在野的自由党中有部分人认为该计划只会对经济造成沉重负担,所以坚决反对;谭保则表示如果我们(反对党)对环境问题袖手旁观的话,必定会被人民所唾弃,所以他力主支持工党通过这个计划,并已经和工党谈好了条件,承诺会投支持票。

谭保的表态在自由党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有超过一打的影子内阁议员先后提出辞职以示对谭保的抗议,上星期还有个小角色跳出来挑战谭的领导地位,结果没有成功。后来事件越演越烈,谭保的左膀右臂A某和H某都先后反水,出来表示打算谋求担任党领袖。

在内忧外患之下,谭保依然表示坚持自己立场,绝不辞职。表现出一个政客(?)应有的风骨,令我对他的看法大有改观。之前因为“卡车门”事件(他指控总理陆克文,财长史旺以权谋私,纠缠了很久,最后发现所谓的确凿证据原来是伪造的,结果沦为笑柄),我只是觉得他很弱智。

结果在今天自由党的党内会议中,一共有三人角逐竞选领袖:支持ETS的谭保,反对的A某,以及骑墙的H某。说起H某,他本来呼声最高,连A某也表示如果H某竞选,他将支持他。但是H某实际上支持ETS计划,但看到在风浪尖的谭保的境况后又觉得不适宜出来当活靶子。于是他自作聪明地表示如果他当选,将在党内举行匿名投票以决定是否支持ETS。

H某自以为得计,结果在第一轮投票中(A35:T26:H23)就得票最少被淘汰。第二轮投票中谭保以41票对42票一票之差不敌艾伯特。艾伯特从而成为新一任自由党领袖。

你也许留意到,第一轮投票中总票数为84票,而第二轮却只有83。这是因为第二轮中有一位老兄投了废票。他/她在选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NO”。(他/她可能还在上面画了只王八,不过新闻媒体没有证实我的猜想)。而另外有一位议员因病入了医院不能到场,自由党党规也不允许缺席投票,这位议员是应该会支持谭保的。所以谭保输得有点可惜。

说起这位艾伯特,他是极端保守的右派,不相信全球变暖,相信地球是扁的(呃,也许其实他也不相信,这只是比喻啦)。在他当选的消息公布后,一堆自称"Life long supporter/voter“的人留言表示,因为艾在环境问题上的立场,从此不再投自由党的票。

本周末有2个自由党的传统“票仓”选区会进行联邦议员席位补选。很快就可以知道,到底人民群众是怎么看这件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