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电梯

中午出去吃饭。电梯里挤了七八个来自不同项目组的同事。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工作,吵得不得了。

电梯下了一层,门打开,整个部门最大的头走了进来。

空气大约静止了半秒钟,然后所有人继续讨论,对头儿都视若无睹,一个打招呼的都没有。

如果说新公司有什么让我欣赏之处,这应该算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