嚼槟榔2017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自由党大将、前网球明星John Alexander在2013年联邦大选中轻松击败Yet-sen Li,保住槟榔Bennelong选区;之后他又在2016大选中挫败工党另一候选人,顺利连任。但

天有不测风云,John突然发现自己碰上了老大一个麻烦。

这里先向你介绍一下Australian Word of the Year 2017: Kwassie

这个词的意思:‘a person who is a dual citizen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a New Zealander living in Australia; a person of 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descent’.

可参见这篇文章:https://blog.oup.com.au/2017/12/04/australian-word-of-the-year-2017/

和副总理Barnaby Joyce一样,John突然间发现原来自己也具有双重国籍,按法律规定他不得不辞去国会议员职位,从而触发了本周末的槟榔选区改选。

目前众议院150个议席中,除去槟榔一席,执政的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拥有75席,反对党工党拥有69席,绿党及独立议员一共有5席(2席偏自由党,3席偏工党)。如果工党在槟榔胜出,很有可能触发雪球效应导致自由党丧失在众议院多数党地位从而下台。如果自由党

保住槟榔,则自由党可以完全靠自己保证法案通过,无需看独立议员脸色。

正因槟榔选区对双方都意义重大,因此双方都派出大量人力物力争取获胜。自由党方面,John Alexander宣布放弃他的英国国籍之后再度披挂上阵;工党则派出前新州州长,我们提及过不少次的Kristina

Keneally (还有这篇这篇这篇).

2013年的时候我们提到,槟榔Bennelong选区的中国裔选民占16%;到了2017,这比例已上升到20%。正好最近因为中方政治献金,在政坛激起很大反响。总理谭保对中方持强硬态度,中国裔选民会因此作何反应,成为这几天新闻媒体十分关注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