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热窝

下午发了个推说这个。由于字数有限,说得不尽详细,还是再补充一下。

当年家喻户晓的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Walter defends Sarajevo)的导演名为Hajrudin Krvavac,是位穆斯林。他于1926年出生于萨拉热窝,当时还属于南斯拉夫王国;他死时也还是在萨拉热窝,那时属于波黑共和国。关于他的死因,中文维基关于电影的页面(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3%A6%E5%B0%94%E7%89%B9%E4%BF%9D%E5%8D%AB%E8%90%A8%E6%8B%89%E7%83%AD%E7%AA%9D)说他是在波黑战争萨拉热窝围城战役期间饿死的;而英文维基关于他的页面(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jrudin_Krvavac)则说他是在此期间因心脏病去世,他在死前见证了无数萨拉热窝人为抗议战争一起高呼:我们就是瓦尔特!

我忍不住查下去为什么中英文维基的说法相左。然后我看到扮演瓦尔特的演员Bata Živojinović,演而优则仕,加入了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šević)的塞尔维亚社会党。他在访谈中亲承,在围城期间登上山头,居高临下俯视被炮口瞄准的萨城。当被问及他的良师益友Kravavc的际遇时,他轻飘飘地说, 我不知道,大概是饿死的吧……也许中文版的说法就是因此而来。

战争开始时,Bata Živojinović倒是向Hajrudin Krvavac提出过要把他从萨拉热窝接走,Hajrudin Krvavac拒绝了。

又,郑秀文94年出版的专辑《十诫》里面有一首纪念围城战役的歌曲名为《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岛美雪作曲,林振强作词。

歌词道:

是对青春小情人
眼睛多么闪又亮
像晴天留住夏天
每度艳阳笑也笑得善良
男士是个高高青年人
女的娇小比月亮
二人都承诺在生每日共行
纵有战火漫长
纵各有信仰
混乱大地上
战斗要把各样民族划开
他跟她始终从没更改立场
永远共勇敢的理想 唱这歌
恋情怀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依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无民族争拗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情怀作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从无惧枪炮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但战火封锁危城 也盖掩星星月亮
没阳光 唯共互牵拼命地逃
盼再见到艳阳
无奈 在战火中小情人
中枪双双倒地上
死前他仍是让她躺在怀
挽臂去找艳阳
纵各有何仰 混乱大地上
战斗要把各样民族划开
他跟她始终从没更改立场
永远共勇敢的理想 唱这歌
恋 情怀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无民族争拗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情怀作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情从无要分宗教 从无惧枪炮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是对青春好情人
某天相依倒地上
共离开 尘俗万千
荒谬立场
我像听见风在哼出这首歌
恋 情怀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无民族争拗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情怀作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从无惧枪炮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情怀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紧靠
恋 从无要分宗教
无民族争拗
常宁愿一生至死都与你恋
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