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g's blog

无事记之落第

下午大概2点时分下楼去Hungry Jack's买杯冷饮消暑。刚巧碰上店里电脑系统故障,现场一遍混乱,等了半天才拿到要的冰可乐。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整层楼空无一人,火警铃声大作。于是按照火警逃生守则从消防门一路从十六楼走下去。

走倒没什么,但一路走来,四下无人,楼梯东拐西转,走廊里阴气森森,颇有僵尸片中人类逃难的感觉。

但是我有可乐。

到了楼下和同事会合,这是消防车已经撤了,看来又是虚惊一场。有人说见到老板背着书包溜了,于是就又有人提议去酒吧。

拉了九个人去附近的酒吧喝了两杯Jack Daniel's兑可乐,这时每个人的手机都收到老板的短信问我们在哪,为什么办公室没人。

看来老板又溜回去了。

回到办公室,火警铃声还在叫,烦人得很。为了能专心工作,只好戴耳机听歌。

然后我找到了Flunk的unplugged版blue Mond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wgYinE0tVc (unplugged at Sofar Oslo 2018)。

接着还有他们 2018年波兰演出的20分钟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B7QtgNv6xg

听了他们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们的现场版。

终于

拖了半周,改了机票,终于拿到新屋钥匙,可以放心去旅游了。

四连硬八

之前说过一次硬八

前几天去玩的时候自己连扔四个Hard Eight。所谓连,并不是真的在连续四次掷骰子都是4+4,而是四次Hard Eight之间没有出现Easy Eight(2+6, 3+5)又或者Seven Out。

旁边一个家伙(豪客)押了10元的硬八,结果赢了6355元。

他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次,10元变95元,他选择继续押100元。
第二次,100元变950元,他选择继续押200元。
第三次,200元变1900元,继续押400元 (最大上限)。
第四次, 400元变 3800元。

合计盈利5+850+1700+3800=6355元。

我是不押Hard Ways的(指硬4,6,8和10),所以投出前三次硬八时也没太在意。结果那家伙很得体地替我押了50元硬八,于是我不自觉地摆骰子的时候也往Hard Ways上靠。也倒是幸运地掷中了。

之后我又觉得还是应该遵循自己的习惯来摆骰子,结果第五次的“八”终于是Easy了。

扒道

因为查银与金的缘故,我看到知乎这个帖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9022 (有哪些能比得上福本伸行《银与金》的政治经济类漫画?)

然后里面有人提到国产漫画扒道,作者Moffie:

据说由于影射隐喻太多,腾讯上已经删节了不少。但布卡上应该还是全的吧:

http://www.buka.cn/detail/220952

就漫画来说还真是很奇特的一部作品。

硬八

突然想起很久以前看过一出名为Sydney又名Hard Eight的电影。这是导演Paul Thomas Anderson(就是拍There Will Be Blood那个)的第一部长片。

Youtube上有这么一段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OPB9c4t0Ok

Philip Seymour Hoffman在戏里面当龙套,但就在这短短2分钟戏里面,他的精湛演技尽露无遗。我是反复看了好几遍都觉得意犹未尽。

他们赌的是花旗骰。老头押了2000块Hard Eight,顾名思义,就是要两个骰子都是4才算赢,如果是普通的8,比如3和5,2和6,以及任何7,老头就算输。其他数字组合不算输赢。

如果老头中了Hard Eight,他会赢18000(1赔9)元。咋一看1/36的概率只赔9倍好像很不公平,但由于这不是one-off的投注,出现其他数字不算输赢,所以实际概率是1/11(1/36:(6/36+5/36))。

Liar Game

终于把甲斐谷忍的看完,以前一直以为我已经都看完,这回再看才发现我原来才看了大约四分之一。

否则看到这样的画面不会不记得的:

故事从第二次比赛开始变得有趣,到岛上三股势力纠缠不休的抢椅子比赛最为精彩,只是可惜最终比赛草草了事,结局也显得很敷衍。不过也难为作者想出那么多别出心裁的斗智游戏,到后来力不从心也是正常的。

千言万语

新公司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乱。这个乱体现在IM系统的选择上,各个部门各个群组纷纷占山为王,自己用自己选择的一套。

于是我电脑/手机上安装的具有通信功能的程序就达到七种之多。电子邮件和短信反而是用得最少的。

万一有一天微信也被包括在内,那就真完蛋了。

下电梯

中午出去吃饭。电梯里挤了七八个来自不同项目组的同事。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工作,吵得不得了。

电梯下了一层,门打开,整个部门最大的头走了进来。

空气大约静止了半秒钟,然后所有人继续讨论,对头儿都视若无睹,一个打招呼的都没有。

如果说新公司有什么让我欣赏之处,这应该算一个吧。

降级

手机合同到期,选新合同的时候挑了一个“降级”的,每月少付15元,但运行商却多给我46GB的流量。于是我一下子就从每月4GB变成了每月50GB,估计怎么也用不完。

想想四年前还是每月500MB,那时候是怎么挺过来的呢?

这回没错了

之前提到The Temper Trap的what if I'm wrong,由于主唱捏着嗓子唱,很难听得清他到底在唱啥,于是自然是google找歌词。

找到之后看了更加迷惘,因为有些地方就是很费解。天下网站一大抄,每个歌词网站提供的都是同一个版本,也没法对比参详。不过我想,歌词嘛,一向都是意识流居多,费解也是正常的。

直到今天我买了他们的cd,翻到了内页附的歌词。括弧为网上流传的歌词,真是辛苦“听译”出来那位网友了:

These days everyone's living (Feelings that everyone's livin')
To a different kind of walk (To a different kinda wall)
I feel my old self slipping (I feel nano sense skipping)
Tangled up in my own thoughts (Tangled up in my own thoughts)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