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five's blog

平生首次写曲

梆黄部分其实还好,小曲部分真是亲身实践过后才知道有多艰难,既要顾及剧情,又要合于曲调,还要讲究文采,几乎每次下笔都有捻断数茎须之叹,深深地体会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成语搜索枯肠诚不我欺,当真是为了肚子里那丁点诗词储量把肚子翻过来刮得一干二净了(自己主要是在“契合音韵”一条上不敢放松,因为是首次创作,生怕旁人指责基本功夫不到位,因此可以稍为大胆地说,曲词可能还是不够雅丽,但音韵大概上应该是没问题了)。事实上我本拟出唱腔,但想及毕竟新手上路,不宜好高骛远,便又删除了。此曲题材情节西游记原著中是没有的,其实来源于电视剧,86版电视剧由于其经典剧情和插曲使得此情节成为这三十年来反复套用的一个影视创作主题。此曲中首尾的《相见难别亦难》也是直接套用电视剧插曲曲调(《女儿情》和《相见难别亦难》为同一曲调,为情节主题故,今用后者名字)。戏曲曲艺终是俗物,思想性方面自然是有所欠奉的了,图作一乐而已。
此外,字体本来可以好一点的,但那天因为某个原因,赶着写出来,因此没有顾及得那么多了。我的字认真写起来比这个还是要好看一点的,虽然也并非是啥好字。

49前后数年中国大陆的电影海报

收集了一些49前后数年(1947年--1954年4月)的大陆电影海报,诸位领略一下短短的六七年间从小小的电影海报的变化如何展现出强烈的山河易色、社稷倾覆的视觉冲击感
以下是1947--1949的

 photo 66FC1E1D7D0EB7663CE49B5BB38B1DCB_zpsjiq6zwsl.jpg

第二次在知乎正式作答,回应一下香港母语争议

香港人的母语是不是粤语?

最近有很多讨论,关于香港人的母语是不是粤语,咱们这边评论几乎一片骂声,甚至连认为自己母语是粤语的港人都冠以港独之名。我十分困惑。

拿我本人举例子,我是江西人,从小我就说江西方言。无论是我日常生活,还是在学校读书,都是以说江西话为主。直到我上大学才开始说普通话,我还算好的,我的很多同学普通话说的并不好,至今带着浓浓的乡音。在我心里,我的母语就是江西方言,难道我要江西独立,不不不,江西始终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所以香港人觉得自己的母语是粤语有什么问题吗?和港独有什么关系?

我国每一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方言,四川人从小说的是四川话,福建人说闽南话,东北三省虽说统称东北话,但各地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难道四川人觉得母语是四川话就是想独立?就是不爱国?肯定不是。甚至广东人说自己母语是粤语也没什么问题吧!
为什么独对香港人这么敏感?是否有点过激了?
请各位解惑。

答复如下:

在当下,绝大多数香港人的母语当然是粤语,这个是毫无疑问的。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它为何会成为一个问题。

首次在知乎真正作答

为什么说《倚天屠龙记》是金庸的转型之作?
举报 添加评论 分享 • 邀请回答
查看全部 3 个回答
5
五台山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州。 修改话题经验
5 人赞同
倚天确实是金庸走向成熟的标志性作品。
这个成熟当然是相对他个人而已的,相较其他武侠作家而言,书剑恩仇录已经太成熟了。
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一、人物(特别是主要人物)性格不再标签化。毋庸赘言,金庸前期的作品人物性格是很简单的,这当然大大损害了作品的文学性。到了神雕侠侣,杨过的性格开始变得丰满起来,但只有一个男主角丰满,显然还是不够的。到了倚天屠龙记,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从张无忌赵敏周芷若到谢逊杨逍范遥周颠各人的性格都是有棱有角,非单个词语可以概括。特别是张赵周三人,其性格的细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模式化的性格中,显然难以表现人性的复杂,也局限了作品的深度。人物性格的丰腴,体现了作者对人性的深刻体察,也为金庸孜孜以求的“表达较深的人生境界”(天龙八部后记)打下实实在在的基础。
二、情节安排不再依靠刻意拼凑。金庸在倚天屠龙记后记中说,“既然他(张无忌,评者注)的个性已写成了这样子,一切发展全得凭他的性格而定,作者也无法干预了。”虽然事实上他也没有真正做到,但相对前面的作品,作者对情节的运营显得更加得心应手,因此避免了全世界人民分批路过牛家村以及绝情谷底乱七八糟再会这样的尴尬。

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政治认同

昨天看到一位网友在我的一个微信群里说,他支持要让小孩看阅兵,因为可以让他有些国家民族意识。从他的意思来看,他应该是认为像阅兵这样一个重大的纯官方政治仪式(ritual),可以加强我们的共同体认同。事实上阅兵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吗?

热泪盈眶,我居然找到了这盒磁带的mp3版

吕念祖 张凤 李华勇

反革命分子查良镛反动言论选辑

左首一名青衣汉子踏上两步,手捧青纸,高声诵道:“恭读慈恩普照,威临四方洪教主宝训:‘众志齐心可成城,威震天下无比伦!’”厅上众人齐声念道:“众志齐心可成城,威震天下无比伦!”……
众人念毕,齐声叫道:“教主宝训,时刻在心,建功克敌,无事不成!”那些少年少女叫得尤其起劲。洪教主一张丑脸神情漠然,他身旁那丽人却笑吟吟地跟着念诵。
----《鹿鼎记》第十九回 《九州聚铁铸一字 百金立木招群魔》
无根道人道:“神龙教虽是教主手创,可是数万兄弟赴汤蹈火,人人都有功劳。当年起事,共有一千零二十三名老兄弟,到今日有命丧敌手,有的被教主诛戮,剩下来的已不到一百人。属下求救主开恩,饶了我们几十个老兄弟的性命,将我们尽数开革出教。教主和夫人见著我们老头儿讨厌,要起用新人,便叫我们老头儿一起滚蛋罢。”洪夫人冷笑道:“神龙教创教以来,从没听说有人活著出教的。无根道长这么说,真是异想天开之至。”----《鹿鼎记》第二十回 《残碑日月看仍在 前辈风流许再攀》
韦小宝道:“嘿,我师父不死在红毛鬼的枪炮之下,却死在他奶奶的郑克爽这小子的剑下。施将军,男子汉大丈夫,总要打外国鬼子才了不起。中国人杀死中国人,杀得再多,也不算好汉。你说是不是?”施琅哼了一声,并不作答。----《鹿鼎记》第四十六回《千里帆樯来域外 九霄风雨过城头》

所谓的少年老成

戏曲中年轻人当老旦或老生乃是常事,影视作品中则相对少见。我原知道的专门以少演老的演员,中国大陆有曲云,香港有苏杏璇。今天一不小心又发现一个,那便是82版天龙八部里的鸠摩智老师,也就是83版射雕英雄传里的哲别,84版神雕侠侣里的金轮法王(张大胡子模仿香港人,同样让巴音老师包揽了这几个角色,正如他让刘亦菲包揽了陈玉莲那两个角色)。这位老师名叫张雷,出自武术世家,原是一名龙虎武师,17岁教人打拳,因为要扮得像个师傅的样子,因此留了两撇胡子。大概就是因为被导演觉得他留胡子的样子足够老成,便大大提升了他饰演的人物的年龄。他当鸠摩智时实际年龄是24岁。1986年他在武林世家里饰演比他大两岁的张国荣的爷爷,而比他大22岁的谢贤也得称他为爹爹。那他有没有演过小白脸呢?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不过那都是他20岁之前的事儿了……
不多说了,上图

鸠摩智

金轮法王

这是20岁饰演国际刑警主角时的照片……

小学课文回忆录(八)

原文再续书接上一回,依然是第九册的内容。

小学课文回忆录(七)

我们来了第九册了。

《鸬鹚》的作者是郑振铎。八十年代那个时候,国人的知识产权意识仍比较淡薄,有些课文带有作者姓名,有些课文没有。这篇课文倒是注有作者姓名。再加上本册中《劳动的开端》作者是吴运铎,我们想不认识“铎”字都不行。郁达夫说郑的散文“有着细腻的风光”,用在这篇课文上,倒也颇合适。第十册中的《燕子》也是他的作品。

《梅雨潭》是小学课文中的名篇,因为它是朱自清的作品。朱自清是中小学语文教材的重要角色,但批评他的声音也不少。就《梅雨潭》而言,清丽而无堆砌之病,作为小学课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朱自清的主要戏份在中学课本,这里就不多提了。只提一件事,就是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说朱“宁肯饿死,也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实际上并非这么回事。朱自清拒领美国面粉的事是有的,但那是1946年的事,缘于美国的扶日政策,而他是1948年由于胃穿孔而去世的。

《避雨》出自李准(凖)的小说《耕云记》。从题目就可以想到,小说的主角就是课文中的那位姑娘,她叫肖淑英。课文就是故事的开头。故事说的是这位小姑娘通过刻苦钻研,成为一个优秀的气象员,凭藉着准确的天气预报为公社的生产建设立下奇功,也改变了人们对天气预报的看法。这篇课文还是挺有意思的,语言生动爽利,潇洒自如,而整篇小说只突出“专”,不强调“红”,在那个年代也算难得了。

Syndicate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