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s

似乎扑满城被墙了

可喜可贺?

Without Sinking

最近一直在听Hildur Guðnadóttir (Hildur Gudnadottir)的专辑。

她来自冰岛, 大提琴手。

这是她09年的专辑 without sinking

youtube 的 playlis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2WqaVb24nQ&list=OLAK5uy_mX25fvsP0tRX1gJ...

Dark ambient巅峰之作,大概只适宜一个人听。

Ebay上2手LP的叫价要约莫US $179.90了。

múm 07年之后的三张专辑:Go Go Smear the Poison Ivy,Sing Along to Songs You Don't Know和Smilewound, 她都负责大提琴和部分的人声。

Danger Close

昨天把澳大利亚2019电影Danger Close: The Battle of Long Tan(中文译名:危机:龙潭之战/108悍将)看完。电影说的是越战中,108名澳新士兵在一块叫“龙潭”的橡胶园里对阵2500名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俗称“越共”)和越南人民军士兵的战斗。双方都宣称取得了战斗的胜利。

IMDB: https://www.imdb.com/title/tt0441881/
豆瓣: 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1972738/

男主人公很像任达华。

看完电影再看wiki(够你看上半天的),会发现电影基本忠实地再现了当时的战斗。

Wiki: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Long_Tan

片尾曲:I Was Only 19 (A Walk In The Light Green) 来自澳大利亚著名民谣组合Redgum。

我衛我城

六月九日,凌晨兩點鐘。洗完一桶衫褲,晾好。面對網上種種流言,收拾好明天要帶的雨傘雨衣折凳充電寶毛巾口罩泳鏡芭蕉扇。
坐在沙發上,並沒有思緒萬千。沒有想太多的東西,只是睡不著。腦海裡轉過很多東西,飛快的掠過,並沒有停留,沒有太深入的琢磨。

無論明天結果如何,這個城市將會很不一樣(這句話好像很廢)。

无事记之落第

下午大概2点时分下楼去Hungry Jack's买杯冷饮消暑。刚巧碰上店里电脑系统故障,现场一遍混乱,等了半天才拿到要的冰可乐。回到办公室却发现整层楼空无一人,火警铃声大作。于是按照火警逃生守则从消防门一路从十六楼走下去。

走倒没什么,但一路走来,四下无人,楼梯东拐西转,走廊里阴气森森,颇有僵尸片中人类逃难的感觉。

但是我有可乐。

到了楼下和同事会合,这是消防车已经撤了,看来又是虚惊一场。有人说见到老板背着书包溜了,于是就又有人提议去酒吧。

拉了九个人去附近的酒吧喝了两杯Jack Daniel's兑可乐,这时每个人的手机都收到老板的短信问我们在哪,为什么办公室没人。

看来老板又溜回去了。

回到办公室,火警铃声还在叫,烦人得很。为了能专心工作,只好戴耳机听歌。

然后我找到了Flunk的unplugged版blue Mond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wgYinE0tVc (unplugged at Sofar Oslo 2018)。

接着还有他们 2018年波兰演出的20分钟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B7QtgNv6xg

听了他们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他们的现场版。

终于

拖了半周,改了机票,终于拿到新屋钥匙,可以放心去旅游了。

四连硬八

之前说过一次硬八

前几天去玩的时候自己连扔四个Hard Eight。所谓连,并不是真的在连续四次掷骰子都是4+4,而是四次Hard Eight之间没有出现Easy Eight(2+6, 3+5)又或者Seven Out。

旁边一个家伙(豪客)押了10元的硬八,结果赢了6355元。

他是怎么做的呢?

第一次,10元变95元,他选择继续押100元。
第二次,100元变950元,他选择继续押200元。
第三次,200元变1900元,继续押400元 (最大上限)。
第四次, 400元变 3800元。

合计盈利5+850+1700+3800=6355元。

我是不押Hard Ways的(指硬4,6,8和10),所以投出前三次硬八时也没太在意。结果那家伙很得体地替我押了50元硬八,于是我不自觉地摆骰子的时候也往Hard Ways上靠。也倒是幸运地掷中了。

之后我又觉得还是应该遵循自己的习惯来摆骰子,结果第五次的“八”终于是Easy了。

少年遊

CD機裏播著達明一派的《禁色》,哀怨的曲尾不知道用的是什麽樂器。高中第一次聼的時候,我以爲是管類的吹奏樂器。

我對樂器一竅不通,Air Supply的news from nowhere專輯裏面的吉他也被我想象成水井邊上搖動轂轆的聲音。直到高三時候學校新來的剛畢業的英文老師告訴我,那是手指在木吉他弦之間抹動發出的聲音。

由於年齡相近,新來的的英文老師董很快跟我們打成了一片。也帶來了很多不一樣的的歐美音樂。Sinead O conner和Cranberries等等讓只懂得聼歐美流行曲的我們耳目一新。

柴門文的《愛情白皮書》裏面寫道,長長的走廊的盡頭,有一間空教室,那裏是我們的秘密樂園。
英文辦公室也在高三樓層的盡頭,中午沒有老師在。董會在辦公室給唐補習英文。我們其他幾個也籍著機會泡在辦公室裏。
當然,補習什麽的只是藉口而已。只是藉這機會有個私竇玩耍,聊天聼歌,聊衛視中文台正在輪番重播的那些經典日劇。

話説影響了我青春期審美觀的一頭長髮的江口洋介,很多年之後在《白色巨塔》裏見到他變成了短髮。心裏大叫一聲,啊吾係掛。

後來我們都考上了大學,唯獨阮落了榜。復讀的時候,他得了一種奇怪的病,死了。
很自然的,補習補著補著,董和唐補成了一對。唐大一入學的時候,董辭職一起去了廣州。後來,倆人結了婚。再後來,倆人又離了婚。

川濑巴水

看到川濑巴水的幾張畫,真個是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這景象很容易想起了穿行在四國海濱/鄉間的騎行。

扒道

因为查银与金的缘故,我看到知乎这个帖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529022 (有哪些能比得上福本伸行《银与金》的政治经济类漫画?)

然后里面有人提到国产漫画扒道,作者Moffie:

据说由于影射隐喻太多,腾讯上已经删节了不少。但布卡上应该还是全的吧:

http://www.buka.cn/detail/220952

就漫画来说还真是很奇特的一部作品。

Syndicate content